首 頁 |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幫助  加入收藏  人員查詢
首頁 商機無限 現代物流 商業要聞 風險投資 科技資訊 創業潮流 創富人物 理財顧問 創業項目 財富密碼 招商資訊
首頁 > 商業縱橫 > 商業要聞 >

中弘資金鏈危機調查:安吉項目被指拖欠央企資金

市場信息網   2018-04-02 10:05:49   來源:    評論:0

  (原標題:中弘資金鏈危機調查)

 中弘資金鏈危機調查:安吉項目被指拖欠央企資金

  3月27日,安吉項目法門寺施工現場目前正處于施工建設中,施工方負責人表示,法門寺主體建設還未完成。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攝

  中弘資金鏈危機調查

  安吉項目被爆拖欠央企資金導致部分停工;“白馬騎士”輸血200億,與中國華融關系密切

  以一場違約事件為開端,地產黑馬中弘今年以來陷入持續性危機。

  2017年12月25日,聯儲證券公告表示,其管理的一款券商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出現違約,雖屢屢澄清,但中弘仍然一步步滑向一系列違約和訴訟的泥潭,王永紅則被爆遠走香港,中弘方面對此的解釋為“主導重組”。

  作為神秘商人王永紅所創立的房地產企業,中弘近年來急速崛起,并以一系列旅游地產等資本運作而聞名。

  近日,新京報記者走訪中弘危機的發源地浙江安吉,該項目號稱總投資170億元,但如今進展大幅晚于預期,影視產業大部分未開工。此外,記者獲知中弘在當地拖欠包括大型央企等在內的施工方資金,導致部分項目停工。

  目前,中弘等到了神秘資本的馳援,根據3月21日中弘股份最新公告,港橋投資擬發起設立一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募資不超過200億元,對母公司中弘集團進行重組。新京報記者發現,港橋投資主要股東的公開資料介紹極少,但公司與中國華融多有交集,其董事局主席曾任中國人壽海外總裁。

  債務違約 “引爆”資金鏈問題

  安吉,坐落于浙北地區的一個小縣,以白茶、竹海聞名于世,曾為電影《臥虎藏龍》的拍攝地。三個月前,在縣城西北方向十公里處的山區里,發生了一場 “債務違約”事件。

  2017年12月25日,聯儲證券公告表示,公司管理的一款券商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出現違約,本來計劃12月21日應當劃轉的利息到期未轉至信托計劃保管戶。

  據稱,這款集合資管計劃投資于陜西信托發行的“陜國投·聯儲證券中弘新奇信托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信托貸款方式投向于浙江新奇世界影視文化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浙江新奇”),浙江新奇應于12月21日將當期貸款利息總計約2079萬元劃轉至陜西信托的信托計劃保管戶,但截至12月25日其仍未能完成上述劃轉。

  一時之間,中弘“違約”成為市場焦點。就在曝出違約的第二天,12月27日,中弘股份公告,浙江新奇通過積極籌措,截至本公告日,已經全額支付了上述利息。

  對于所謂的“違約”原因,中弘股份給出的理由是“因浙江新奇世界資金安排不合理,未能如期支付利息”。

  3月2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上述信托所涉及的安吉項目營銷中心,一些來自外地的投資者圍繞在一名項目置業顧問身邊,聽其介紹、推銷安吉項目。新京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問及“違約”事件,置業顧問解釋稱,該項目地產一期可以包租,類似于公寓,后來老板和包租公司談好了,但在返利上有糾葛,一期“吃了這個虧”,二期就不再包租。

  至于企業資金緊張問題,這位置業顧問未進行回應。

  中弘股份在去年12月27日的公告中強調,上述借款利息逾期償還,未對公司及下屬其他子公司的正常運行和經營管理造成影響。

  今年1月2日,中弘股份公告, 公司控股股東中弘集團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原因系其對外提供20000萬元的債務本金及利息1350萬元擔保逾期所致。

  1月3日,中弘股份再發公告稱,大公國際將中弘股份主體信用等級調整為A+,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新京報記者獲得的評級報告顯示,大公國際下調中弘股份評級文件落款顯示為2017年12月29日,而1月3日中弘股份方才予以公告。

  面對評級機構的質疑,幾天后的1月5日,中弘股份宣布“14中弘債”本息兌付資金足額到賬,“14中弘債”將如期兌付本息。1月6日,大公國際再次宣布,將中弘股份主體信用等級調整為BBB-,評級展望維持為負面。

  大公國際表示,其在與主承銷商廣州證券溝通時發現,公司向大公國際和廣州證券分別提供的銀行賬戶余額信息存在較大差異,而中弘股份未接受大公核實其銀行余額真實性的要求,“中弘股份提供的償債資金存疑”。

  對此,中弘股份當天迅速回應,“主要原因是公司財務部基層財務人員與融資部業務經辦人員工作疏忽,導致對外提供的部分銀行賬戶信息有誤。”

  2月14日和2月28日,中弘股份兩次公告,公司控股股東中弘集團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輪候凍結。到3月初,有媒體曝出,王永紅已經于2017年年底離開內地,目前身在香港。對此,中弘股份給出的說法是王永紅進行重組談判,所以其在香港。

  3月16日,中弘發布公告,公司及下屬控股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合計金額為115557萬元,公司面臨的資金鏈危機終于大白天下。

  超10億違約之下,中弘遭遇一系列訴訟。3月16日,中弘股份公告,公司及下屬控股子公司作為被告涉及的訴訟合計涉案金額226857萬元,全部為各類借款合同糾紛。

  項目進展低于計劃 被指拖欠央企資金

  曾經的明星房企中弘如今怎么了?

  據官網介紹,中弘股份成立于2001年,總部位于北京,為深圳交易所上市的百強地產公司。公司始終堅持“1+x”的發展戰略,立足北京,深入開發海南、山東、浙江、云南、吉林等全國多個省市。公司積極探索創新型地產產品的開發,實現企業的跨越式發展。

  中弘股份的實際控制人王永紅出生于江西宜春,1995年到北京創立中弘卓立集團。據報道,他通過“洗車店”業務挖掘了人生第一桶金,其在地產行業的第一桶金為“商住”項目北京像素,至少獲益50億。

  2010年左右,中弘集團借殼*ST科苑,并更名中弘股份,公司大舉向旅游產業轉型擴張,頻頻實施資本運作。在媒體報道中,王永紅交游廣泛,與“大師”王林關系密切。而在徐翔案中,涉案的眾多上市公司高管也包括王永紅。

  近年來,王永紅頻頻出手并購。

  2015年10月,中弘股份公告,公司間接持有的境外全資子公司收購卓高國際(00264.HK)66.10%股權。自此,中弘向海外全面進軍收購上市平臺,合計收購三家上市公司,分別是KEE公司、中璽國際、亞洲旅游,一個以中弘股份為核心的資本帝國就此誕生。

  隨著中弘系初見雛形,王永紅逐漸轉到幕后。2016年8月,王永紅卸任中弘股份董事長,王繼紅出任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據公告,王永紅與王繼紅為兄弟關系。

  中弘系資本平臺搭建完成,中弘宣布了一系列的大規模投資開發計劃。

  據杭州日報2014年報道,上影影視文化(安吉)產業園項目在安吉破土動工,該項目總投資170億元,將分三期建設影視拍攝基地及后期制作中心、上影博物館、上影安吉電影學院、影視主題公園等。

  據報道,2014年7月4日,項目方完成了新公司注冊,由上海電影集團影視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浙江新奇世界影視文化投資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億元。

  3月27日,新京報記者自項目營銷中心獲得的一份資料看到,以申嘉湖高速為劃分,整個安吉項目分為南北兩大區域:高速以南面積較大,基本是影視產業基地,高速以北除了古代村莊拍攝基地(含法門寺)外,剩余就是住宅項目。

  新京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詢問置業顧問項目進展,對方表示,高速以北主要是古代村莊(法門寺)和住宅,高速以南是影視產業,目前處于打地基的狀態。

  新京報記者看到,項目營銷中心位于高速以南,而在營銷中心的大樓外,周圍是一片荒地,雜草叢生。

  對于高速路以北情況,前述置業顧問表示,古代村莊拍攝基地已經建了三分之二,法門寺也在這里,主體建筑已經完成,預計今年年底建好,明年導演徐克就要在這里拍攝《法門寺密碼》了。

  這一置業顧問宣傳的項目進展和施工方的說法并不一致。

  3月2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法門寺施工現場,目前正處于施工建設中,施工方為浙江中屹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中屹建設方面負責法門寺項目的負責人表示,(法門寺)主體建筑還沒有完成,還在施工。

  根據此前的項目計劃,目前法門寺的進展已經落后于預期。

  新京報記者自湖州政府官網獲取的2017年市重點建設開工實施類項目計劃表(湖政辦發18號)顯示,上影安吉新奇世界影視文化產業基地當年計劃投資6億元,法門寺主體工程完工。

  當地負責施工建設的某大型央企項目部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除了房地產和中屹負責的法門寺(高速以北)一帶,影視這邊(高速以南)基本沒動。現在做的基本是商業,該負責人稱,如果不是法門寺得到了當地政府的重視,連目前這樣的進展都不會有。

  3月2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上述負責施工建設的某大型央企項目部,該央企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項目已經暫停。

  “我們的合同在一億多,2014年開工,從施工進度來說最多15個月就能完工,但由于(中弘)資金鏈問題,這個項目從2014年拖到現在五年。另外,中弘方面負責安吉項目的團隊反復換人,影響非常大,這也和資金問題息息相關,也耽誤了工期”,這位負責人表示。

  這位央企負責人強調,公司對中弘的支持已經很大,比如墊資,貸款也貸了不少,“現在中弘總共欠了大概六千萬左右,用房子抵了一部分。如果按合同來算,我們可能在2016年就撤走了。”中屹建設上述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中弘方面確有拖欠其資金,“欠這里一家大型央企比較多,大概兩三千萬,(欠)我們少一點”。

  新京報記者在項目所在地走訪獲悉,中弘欠款在當地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安吉項目地施工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中弘欠了中建一局不少錢,中建一局負責的項目已經停工,是元旦后停的”。

  實際投資金額存疑 項目進展拖累售價

  除了欠款問題外,昔日號稱總投資170億的項目如今實際投資多少也受到質疑。

  據中弘股份2016年報,上影安吉新奇世界2015年2月開工,預計2018年7月竣工,已完成投資2.48億元,預計投資總額18.31億元。新京報記者自湖州市政府官網獲得的2016年4月文件顯示,浙江新奇的上影安吉新奇世界影視文化產業基地名列其中,其投資額35.8億元。

  對于湖州政府官網所稱三十多億的金額,上述央企負責人表示,“這個數字差不多,按合同來說,現在項目總開工最多也就三個億”。

  與安吉項目總體進展、特別是影視基地建設受質疑相伴隨的,是中弘的合作伙伴的態度。

  前述置業顧問告訴新京報記者,安吉項目是以中弘和上影共同投資,特色就是“在影視基地里造房子”,其中中弘是負責地產,上影則負責旅游影視(影視城)。

  浙江新奇工商資料顯示,上海電影集團影視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持股51%,中弘股份持股49%。

  新京報記者查閱深交所互動易系統獲悉,2016年9月,中弘股份曾回應投資者問詢表示,目前安吉項目上影一方尚未出資,公司在財務處理上一直作為全資子公司來合并報表。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去年12月28日的澄清公告中,中弘股份將浙江新奇描述為“下屬子公司”、“間接持有的全資子公司”。3月31日,新京報記者致電上影投資在工商資料中所留聯系方式,始終無人接聽。

  如今,受累于項目進展緩慢,上述置業顧問表示,安吉縣其他項目同類產品都在兩萬,中弘的這一項目價格最低,“安吉項目最開始價格基本上一萬二三、一萬三四,現在的話基本上是一萬四到一萬六,漲幅不是太大,一個原因是項目還沒有完善”。

  在安吉項目受困于資金問題時,中弘手上還有一批耗費巨資的項目。

  新京報記者自大公國際獲得的一份中弘股份2017年評級報告顯示,公司在建和未來規劃共19個項目,到2019年末預計總投資425.28億元。截至2017年3月末已投資196.92億元,未來仍需投資228.37億元,未來資金投入較大。

  “我們和中弘合作了三個項目,現在三個項目全部出問題了,不只是安吉一個。而且,不光只是我們,其他合作方也遇到了類似問題”,上述央企負責人表示。

  除了資金問題外,個別項目受到政策影響較大。

  3月8日,中弘股份公告稱,全資子公司海南如意島旅游度假投資有限公司開發的如意島項目近期被暫停施工。

  據公告,項目計劃總投資金額129億元,截至2017年年底實際已投資金額44.9億元。為配合落實海南省環境保護督查小組工作相關文件精神,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于2018年1月5日對轄區內的所有填圍海項目下發通知,實施“雙暫停”(暫停施工、暫停營業),如意島項目也在其中。

  1月,中弘股份發布2017年業績預告,預計凈利潤-10.00億,同比變動-736.75%,原因是“北京項目2017年度受北京3.17商辦項目調控政策的影響”,其他區域項目銷售收入也大幅下滑。

  神秘資本200億馳援 “救主”與華融多有交集

  危急之下,中弘股份迎來神秘資本的輸血。

  3月21日,中弘股份發布公告,中弘集團、王永紅與港橋投資簽署協議,擬以成立重組基金形式對中弘集團全部資產進行重組,該基金擬定向募集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截至協議簽署之日,重組基金境外投資者已確認認購20億美元。

  “目前來看,中弘欠了我們這么多錢,我們也希望他得到戰略融資,把錢給我們,干完活我們就走了。但融資后,公司是不是還歸現在的老板管?如果團隊立馬更換,這也是不確定性因素,對我們來說也是風險。”上述央企負責人稱。

  前來馳援的“白衣騎士”是何來路?

  據公告,港橋投資系香港上市公司中國港橋全資子公司。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中國港橋前身為至卓國際,2015年11月易主,新的主要股東變為優福投資有限公司和智勝企業投資有限公司。

  據中國港橋公告,優福投資2015年8月在英屬處女群島注冊成立,由孫明文全資擁有。智勝投資2015年6月在英屬處女群島成立,由賀葉芹全資所有,孫明文為賀女士的妹夫。

  根據中國港橋披露的簡歷,孫明文于北京化工大學畢業,“于企業融資及出入口貿易擁有超過25年經驗。彼亦于中國之房地產交易擁有超過15年經驗。”賀葉芹于南京師范大學畢業,于中國石油化工管道儲運分公司財務部任職,其后于2003年成立公司,主要業務為房地產發展、管道工程及項目管理。

  在公開資料中,賀葉芹和孫明文除此以外幾乎沒有任何介紹。新京報記者發現,中國港橋新任董事局主席劉延安實力雄厚。

  據公告,劉延安曾擔任中國人壽董事會秘書兼新聞發言人、海南發展銀行行長助理兼廣州分行行長、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副處長、處長、中國人壽保險(海外)副董事長兼總裁等。

  新京報記者發現,中國港橋去年以來頻頻出手,且與中央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中國華融多有交集。

  2017年5月,中國港橋公告,下屬公司與華融金控的下屬公司成立兩家基金;2017年12月,中國港橋公告,其下屬公司收購華融投資880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4.85%。

  2017年9月,寧夏國企寧夏國投集團官網發布消息,其與中國港橋簽署寧夏戰略新興產業投資發展基金,該基金總規模122億元,其中商業銀行作為優先級有限合伙出資90億元,華融西部、亨通集團、寧夏天元錳業作為劣后級出資20億元,寧夏國投集團作為中間級出資10億元。

  華融金控、華融投資以及華融西部均為中國華融旗下成員。

  3月30日,就欠款、違約以及重組情況,新京報記者致電中弘股份所留董秘聯系方式,電話接通后對方婉拒了新京報記者的采訪,其表示,重組是控股股東在做,違約事宜已經公告過。


責任編輯:秦亮

上一篇:上海萊士一季度炒股巨虧近9億 曾重倉兩只股票
下一篇:最后一頁

網站首頁 | 市場信息報企業文化部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版權信息 | 常見問題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客服電話: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絨線胡同28號天安國匯公寓8088室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場信息報 晉新網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14082028 晉ICP備10201605號
頁面執行時間: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358號   
        
3d组三最长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