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幫助  加入收藏  人員查詢
首頁 > 廉政建設 >

偽造證據 虛假訴訟 河北一法院以罰款了事

市場信息網   2019-05-31 16:36:00   來源:    評論:0

偽造證據 虛假訴訟 河北一法院以罰款了事

  法治周末記者 劉立民

  近日,陳立功從有關部門得到消息,王某興涉嫌幫助偽造證據罪一案,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區人民檢察院已經向法院提起了公訴。他稍稍松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等待法院的審理判決了。

  涉嫌幫助偽造證據罪,是陳立功向唐山公安機關舉報王某興的第二宗刑事犯罪,第一宗是涉嫌虛假訴訟罪,已于2018年8月23日審結,路北區人民法院判決王某興及其兒媳婦的弟弟金某杰犯虛假訴訟罪。

  陳立功是山西大同人,而王某興的戶籍在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兩地相距500多公里,兩個人如何產生交集?兩宗罪案舉報又是怎么回事?

  素未謀面,借款1700萬元

  事情要從7年前說起。2012年4月,陳立功在陜西省紫陽縣收購了兩個煤礦,當時王某興在大同市做煤炭生意,兩人私交甚好,經過雙方協商,陳立功將其中一個煤礦51%的股權轉讓給王某興,轉讓對價2000萬元,由王某興具體管理該煤礦,后因王某興僅支付了1300萬元,兩人又簽訂了第二份協議,將王某興的股權調整為33.15%。

  由于那時煤炭行業不景氣,一直到2013年10月,王某興陸續投入400多萬元,煤礦仍舊入不敷出,難以正常運轉。2013年10月24日,王某興拿著一份《借款委托書》找陳立功簽字,上面寫著:“委托人陳立功委托受委托人王某興辦理借款一切事宜。”王某興稱借款是為了用于煤礦運行,陳立功沒有多想就簽了字,就此埋下禍端。

  2014年6月末,陳立功突然收到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傳票,一個叫金某杰的人提起訴訟,稱2013年11月27日陳立功從他處借款1700萬元,約定期限4個月,利率為月息2.5%,因到期未如約歸還,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償還本金1700萬元及借款期限內利息170萬元,并按月利率2.5%支付利息至償清日。

  陳立功當時懵了,他從來沒聽說過金某杰這個人,何來借款1700萬元?聯想到王某興是唐山人,便立即給他打電話,結果電話始終打不通,經過向別人詢問,知道了一些幕后端倪。2014年7月3日,陳立功向陜西省紫陽縣公安局報案,認為王某興、金某杰的行為已經涉嫌詐騙犯罪。

  親戚間互轉,獲取轉賬憑證

  紫陽縣公安局受理該案后,進行前期調查,通過調取有關當事人的銀行交易記錄發現,2013年11月25日,王某興兒媳金某某向金某杰(金某某的弟弟)轉賬200萬元,金某杰向王某興賬戶轉入200萬元,王某興提現后又將200萬元存入金某某賬戶,并以此方法輪回轉賬,在38分鐘內辦理了11筆業務。第二天和第三天,他們又以同樣方式在各自賬戶間來回轉賬,又辦理了36筆業務,最后形成了9張金某杰轉給王某興的轉款憑證,8張200萬元,1張100萬元,共計1700萬元。

  2014年12月,紫陽縣公安局致函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通報了調查結果,認為金某杰訴陳立功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中,原告人金某杰一方當事人有偽造證據、利用訴訟進行詐騙、妨害司法公正等刑事犯罪的重大嫌疑。鑒于民事案件法院已經受理,并作出財產保全裁定,公安機關直接立案偵查并不適宜,紫陽縣公安局提出“為確保司法公正、防范出現錯案,現將我局就本案調查中形成的相關證據材料移送貴院,請依法辦理”。

  在最初的民事訴狀中,金某杰并未將王某興列為被告人,但他提交的轉款證據是轉給王某興,與陳立功及煤礦無關,形不成證據鏈,隨后,金某杰向法院申請將王某興追加為被告人,而王某興向法庭提交的關鍵證據——《借款委托書》,著實讓陳立功吃驚不小。

  陳立功清楚記得,他給王某興簽字的《借款委托書》原文是“委托人陳立功委托受委托人王某興辦理借款一切事宜”,但呈交給法庭的該證據增加了一段話:“代為出具借條,借款用于退還王某興股權款及煤礦開支。”

  訴訟期間,陳立功也曾提出對《借款委托書》做筆跡鑒定,后來因為種種顧慮而作罷。

  機關算盡反誤卿

  2015年11月12日,經過兩次開庭,歷時一年半,金某杰訴陳立功、王某興借貸糾紛案一審終結,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由于款項流轉均發生于王某興親屬之間,金某杰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實其已按借款條的約定履行了給付款義務,故對金某杰的訴訟不予支持,判決駁回金某杰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34000元由原告承擔。

  案件一審判決后,金某杰未提出上訴,判決生效。

  根據陳立功的報案,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對王某興、金某杰立案偵查,2018年7月2日,路北區檢察院以兩人涉嫌犯虛假訴訟罪向法院提起公訴,路北區法院經過審理,于2018年8月23日作出刑事判決。

  路北區法院認為,被告人王某興、金某杰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兩人行為均已構成虛假訴訟罪,鑒于兩人認罪悔罪,系初犯、偶犯,且有坦白供述所犯罪行的情節,依法從輕處罰。判決王某興、金某杰犯虛假訴訟罪,分別判處罰金3萬元和兩萬元。

  事情至此并未結束,“虛假訴訟”案件敗訴后,王某興又依據那份《借款委托書》向豐潤區人民法院提起新的訴訟,迫使陳立功再次到路北區公安分局報案,公安機關委托司法鑒定機構對《借款委托書》字跡的形成時間順序進行鑒定,結論為:“代為出具借條,借款用于退還王某興股權款及煤礦開支”筆跡晚于陳立功簽名時間,是后來加上去的。

  2018年11月9日,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向陳立功出具立案告知書,稱“王某興涉嫌幫助偽造證據罪”一案符合立案條件,現已立案。

  近日,陳立功從有關方面得知,王某興涉嫌幫助偽造證據罪一案檢察機關已經提起公訴,有待法院審理判決。

  “惡意串通”是虛假訴訟罪主要特征

  虛假訴訟罪,是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新增設的罪名,該條規定:“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2018年9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了《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在第一條規定了7種應被認定“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的行為,其中提到了“惡意串通”,如“與夫妻一方惡意串通,捏造夫妻共同債務的”“與他人惡意串通,捏造債權債務關系和以物抵債協議的”,本案的特點,就是王某興與金某杰惡意串通,捏造了借貸事實,妨害了司法秩序,而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案例屢見不鮮。

  2016年11月,浙江省溫州市宣判了首例虛假訴訟罪案件,這起案件是發生在侄媳婦和叔叔身上,兩人原有借貸關系,叔叔債臺高筑,為了應對其他債權人,他們隱瞞了已經大部分還清的事實,侄媳婦起訴叔叔,唱了一出雙簧。最終侄媳婦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1年6個月并處罰金3萬元,叔叔也被判處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2017年12月,北京宣判的一起虛假訴訟案件,聽起來有些荒唐,老曹與兒子小曹不睦,為了將亡妻名下房產過戶到自己的名下,兒子不配合,他便找來一個人冒充兒子小曹,串通起來,兩人到法院打官司。拿到民事調解書后,老曹便馬不停蹄帶著假兒子去辦房產過戶手續。最終,老曹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其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從2000年成立開始,至今有了19年發展歷史的我愛我家,可以說是國內房地產經紀行業的“領頭羊”了。同時,由于公司頭頂“房產中介第一股”的光環,上市一年半的時間里,其一舉一動都備受資本市場關注。

  我愛我家發布資產重組計劃終止的公告稱,公司將會終止與南昌中環互聯公司間的收購計劃。據了解,中環互聯主要從事的是房地產經紀方面的連鎖加盟業務。截至去年年底,南昌中環互聯已經擁有2400多家門店。

  這起并購始于2018年12月。我愛我家公告稱,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向瑞融投資、劉持彬及劉持海等19名股東,購買其持有的原新三板掛牌企業中環互聯合計100%股權。我愛我家對這宗收購甚是看重,還在2018年的年報中表示,“待業務合并完成后,我愛我家運營門店網絡將拓展至25個城市,總門店數超6000家,員工總人數將超7.5萬人”。

  無疑,這次與中環互聯的“牽手失敗”,也讓我愛我家失去了一次擴大市場占有率的機會。就牽手為何會失敗?我愛我家相關人士對《投資者網》說:“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是經公司審慎決定并和交易對方協商一致做出的。終止籌劃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不會影響公司正常經營,不會對公司發展戰略及財務狀況造成不利影響。”

  話雖如此,但我愛我家提交的2019年第一份財報數據顯示,公司的營業收入為25.8億元,同比增長3%;凈利潤為2億元,同比增長41%。不難看出,這一業績增速與去年一季報對比起來,相差甚遠。具體來看,2018年一季報我愛我家的營業收入為25億元,同比增長643%;凈利潤為1.7億元,同比增長906%。

  就此次收購失敗,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也認為,這或許會錯失加盟模式發展的最佳時機,錯失了一個擁有 2000 多家門店規模的好標的。

  “我們尊重但不對他人的言論做評論。”上述我愛我家相關人士表示,公司未來將繼續對產業鏈擴張保持積極的態度,通過內生發展和外延擴張有機結合的策略,打造高效經營、穩健擴張的發展態勢,努力為公司和股東創造更大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我愛我家全資子公司擬以1.43億元收購其控股子公司少數股東持有的昆明百大集團野鴨湖房地產40%股權。但收購最終也未能成功,4月8日晚間,我愛我家發布公告稱,我愛我家放棄收購野鴨湖剩余40%股權,新買家蘇州中堯物業出價2.4億元收購剩余股權。除此之外,我愛我家4月17日還有一項藍海購的收購計劃正在進行,但其交易也并不順利,收購遭到深交所的問詢。

  陷入加盟模式困局中

  據了解,2012 年至 2013 年間,我愛我家曾經在太原試行過“城市加盟”模式,將區域加盟權一次性賣給當地加盟商,給予加盟商充分的自主權。后來,我愛我家直接將太原門店全部回購,納入直營體系,城市加盟模式的第一次嘗試宣告失敗。北京通州、石景山也都實行過這種城市加盟模式,但沒過多久就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無疾而終。

  我愛我家的另一次嘗試是做“單店加盟”。在武漢、長沙設立分公司和交易中心,再借由這樣的平臺向下擴張。但因為幾年前的二三線城市市場薄弱,缺少資質出眾的加盟商,“單店模式”最后也不了了之。

  “公司目前近 3200 家門店中,加盟店約 450 家,之前我們的每一次行動和經歷都體現著公司穩健經營的一貫原則,也是公司經驗積累的有益過程。記得有一句話‘革命的經驗和教訓都是革命成功的充要條件‘。”我愛我家相關人士指出,加盟模式正是公司未來發展的潛力點所在之一。

  數據顯示,目前全中國房產中介門店有12萬家,其中約3萬家是直營店,剩余9萬家多數由中小公司經營。而這9萬家中小公司將會是龍頭公司瓜分的標的。德佑、21世紀不動產、我愛我家、中原都在虎視眈眈,盯著這些中小公司。

  據公開數據顯示,鏈家現在已經在28個城市有了8000家直營店面,旗下的經紀人已經接近15萬,而這與我愛我家的3200家門店,規模顯然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昆百大A公布重組方案獲批的同時,也公布了我愛我家未來三年的利潤增長承諾,2017年-2019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及募集配套資金影響后的合并報表口徑下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累計凈利潤分別不低于5億元、11億元和18億元。

  承諾 2017-2019 年凈利潤分別不低于 5 億元、11 億元、18 億元,否則我愛我家原股東將執行補償條款。近兩年它的累積業績達 11.57億元,算是踩線達標。如果完成對賭協議,2019年需要再完成約7億元的凈利潤,但競爭激烈的二手房市場中,且還遭兩次收購失利后,業績能否實現跨躍增長,我愛我家能否完成上市時的對賭協議,還是一個未知數。

  對于公司是否能完成“2019年度實現累計凈利潤數不低于18億元”的業績目標,我愛我家方面表示:“公司經營狀況良好,對業績承諾有信心。”

  原文首發于463期《法治周末》10版


責任編輯:scxxb尤偉

上一篇:武漢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周濱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下一篇:最后一頁

網站首頁 | 市場信息報企業文化部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版權信息 | 常見問題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客服電話: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絨線胡同28號天安國匯公寓8088室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場信息報 晉新網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14082028 晉ICP備10201605號
頁面執行時間: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358號   
        
3d组三最长遗漏